兰博基尼大牛加盟苹果造车,超跑风的Apple Car要来了?

苹果造车又双叒叕招新人了,还是一位研发大牛。7月27日,彭博社爆料,苹果公司挖来一位兰博基尼顶尖汽车研发经理,来领导苹果完成未来汽车的设计,目前此事并未公开。这位顶尖的研发经理是路易吉·塔拉博雷利(Luigi Taraborrelli),他在兰博基尼已经工作了20年。今年3月,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称,苹果汽车项目团队已经解散了一段时间,这让不少网友认为等了个寂寞。同时他表示,该团队需要在未来三到六个月内进行重组,以实现在2025年上市和量产的目标。显然,苹果造车项目没有夭折,最近两个月不断有技术和研发方面的大牛加入苹果造车。随着塔拉博雷利的加盟,苹果造车项目再度活跃起来。入行20年,兰博基尼顶级研发经理塔拉博雷利最早在2001年10月加入兰博基尼,当时的职位是仿真部主管。在兰博基尼工作的20年来,他一直负责的都是技术部门的工作,最新担任的职位是兰博基尼底盘和车辆动力学主管。这位主管参与设计一系列的兰博基尼超跑,比如兰博基尼Huracán Sterrato、Urus、Aventador、Huracán EVO,还有Asterion概念车等限量车型。无一例外,都是超豪华的经典车型。塔拉博雷利的领英显示,经过他手的项目多达17个,包括底盘研发,转向、操控、轮毂等项目,悬架等也有涉及。“我帮助公司设计和开发超级跑车,以激发用户的情感。”塔拉博雷利在领英中表示,“我拥有深厚的技术专长、管理技能以及促进和领导组织变革和创新的能力。”目前塔拉博雷利的领英中并未显示最新雇主是苹果,不过其5月份就已经离开兰博基尼。凭借丰富的经验,塔拉博雷利将成为苹果电动汽车团队中最资深的研发经理之一,这也为苹果汽车带来更多可能。虽然苹果的泰坦项目一直扭扭捏捏,但细数其招过来的人,几乎都是在原先公司或者某个领域的佼佼者。比如5月份,苹果挖来在福特汽车工作31年的女高管Desi Ujkashevic,主要负责车辆工程和安全工作。去年,电动汽车生产商Cano的前CEO、宝马i系列之父乌尔里奇·克兰茨(Ulrich Kranz)也加盟了苹果造车。更早之前,苹果还把特斯拉自动驾驶负责人斯图尔特·鲍尔揽入帐中,曾经主导Model3量产的特斯拉副总裁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也被苹果招至麾下。尽管这些高管流动非常大,但对于苹果造车项目,无疑做出了很大贡献。如今苹果造车团队中,既有来自特斯拉、Rivian以及Waymo等科技企业的人才,也有迈凯伦、保时捷、阿斯顿马丁和兰博基尼这种超豪华车企的设计高管。因此有不少人怀疑,未来的苹果汽车或许要走超跑风。苹果汽车到底长啥样?其实在经过多轮曝光后,已经有不少人勾勒出苹果汽车的模样。7月初,外媒The Information发表了一篇题为《苹果八年努力打造自动驾驶汽车》的深度报道,报道中曝光了苹果汽车最新设计:四个座椅将对向摆放,允许乘客彼此面对面交谈,同时还有一个类似于大众甲壳虫车顶的弧形车顶。据称,苹果还在设计一种可升降的后备箱,它可以升起以方便进出,然后在不使用时自动降下来。座椅靠背搭配的屏幕也可以根据需要自动调节,甚至还讨论过允许乘客平躺在车内睡觉。苹果公司的前设计总监Jony Ive以顾问身份参与苹果造车,他建议苹果汽车团队“应该向车辆设计的怪异性靠拢,不要试图隐藏其传感器”。这意味着苹果汽车的造型很有可能和常规汽车不同,自动驾驶传感器也将裸露在车身外部。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公司希望获得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批准,让新车不配备方向盘和刹车,并在去年聘请了NHTSA的首席顾问Jonathan Morrison。只不过现阶段对于苹果汽车来说,难度在于怎么在公共测试阶段,伪装其自动驾驶汽车,毕竟关于苹果造车的风吹草动都备受关注,稍不注意,就被曝光的干干净净。这篇深度报道称,苹果的测试车会更像最终的量产版车型,最早或于明年上路。而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苹果的造车团队已经精心制作了多个演示视频,直接向苹果CEO蒂姆·库克和其他高管做了展示。去年8月,苹果几辆自动驾驶汽车在蒙大拿州行驶了约40英里(约64.4公里),并用无人机拍摄了一段自动驾驶汽车从蒙大拿州到滑雪胜地小镇Big Sky的视频。造车8年,跌宕8年无路是实锤还是花边新闻,关于苹果造车的新闻从未间断。早在2014年,苹果就开始着手准备造车,批准和启动了名为 Titan(泰坦) 的造车项目。但8年过去,除了上个月推出的CarPlay,再无任何官方宣布,甚至连一张ppt都没有。反倒是在这期间,各种新闻不断,比如团队解散、高管离职跳槽、测试遇阻等麻烦,让苹果造车变得难产。今年3月,著名分析师郭明錤更爆料出苹果造车团队已解散,2025年恐难量产。这不禁让人怀疑,苹果造车还有谱吗?The Information的报道深入分析了苹果造车这8年来陷入的困境和所做出的努力。最初苹果造车是从改善驾乘体验开始的,而不是现在大热的自动驾驶。当时苹果与麦格纳合作制造了一款初始版汽车,造型类似小型货车。对于这款小车,苹果也下了很大的功夫研发,比如苹果曾设想,如何让这款车检测到司机心脏病发作,然后载着他们去医院。又或是提供环绕声与噪声消除技术,保证同一辆车上的每一个乘客可以听不同的音乐。此外苹果的工业设计团队还提出了一些激进的想法,为了使这辆车足够安全,希望汽车的主要材料都可以用玻璃。然而在苹果的驾驶体验还没有达成优化,又转身研究自动驾驶,为了方便测试,甚至直接花重金(1.25亿美元)买下一座测试场。苹果要做的自动驾驶,可不是现在各家车企还争的L3、L4级别,而是完全能够在没有司机的情况下行驶的全自动驾驶。之所以从驾乘体验转向自动驾驶的研发,主要在于当时苹果公司的工业设计主管Jonathan Ive,他坚决反对制造传统的电动汽车。Jonathan Ive认为,未来的苹果汽车必须像苹果手机在智能手机行业中引发的变革一样。但没过多久,苹果的设计团队又开始将造车方向调整为实车落地,还是紧凑型轿车,外观则与宝马i3相似。而彼时苹果的自动驾驶软件却还没准备好。2017年,苹果打算分阶段推出自动驾驶功能。并与大众公司合作研发了一辆自动驾驶巴士,将苹果员工从工厂运送到园区。但之后与大众公司之间的合作结束,自动驾驶巴士项目也随之取消,泰坦项目又投入到为苹果测试车辆规划自动驾驶路线的工作中。复盘苹果造车的这8年,方向摇摆不定,从驾驶体验,到实车落地,再到如今的自动驾驶,在不断的调整过程中,增加了内耗。然而这8年的时间,对于造车来说非常珍贵。比如蔚小理这三家新势力车企,他们基本是在2015年前后成立,这七八年的时间,蔚小理已经实现了从概念到量产交付的落地,并且销量还在不断的攀升。对于科技巨头苹果来说,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一方面背负着这万亿级市值的包袱,另一方面也不想在造车方面将就,这让苹果造车注定有些难产。除此之外,作为公司的领导者CEO库克似乎对造车并不上心。之前有消息传出,库克倾向于远离产品设计,并拒绝访问位于加州的造车项目根据地,也不愿意投入资源量产汽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