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讯(文/ESPN T.J. Quinn 编译/爱宝)今年的3月份,全球都被疫情的阴影所笼罩,NFL也没有例外;但一年之前,整个NFL炒得沸沸扬扬的却不是与球员或教练相关的事件,而是新英格兰爱国者老板罗伯特-克拉夫特(Robert Kraft)的“买春案”。如今时隔一年之久,该案件在周二在法庭再次开庭,控辩双方对簿公堂,而这一次似乎克拉夫特真的要全身而退了!

去年,一名州属法院法官裁定佛州朱庇特市警方在违规的情况下颁布并执行了搜查令。再次审理的法官依然怀疑这份搜查令的合法性,如果搜查令被宣告违规,那么在该搜查令允许下所取得的视频证据也就随之作废,以克拉夫特为代表的24名面临轻罪指控的被告可能就会被判无罪。此次判决是由佛州第四地区上诉法院听取的,并可能最早会在下周做出判决。克拉夫特没有出现在虚拟听证会上,但他与其他公众一样可以通过直播观看听证过程。

本案如今的关键是,警方是否按照法律要求“尽量减少”监控。去年,克拉夫特的律师就指出,警方在三天的视频监控过程中一分不减地录取视频,在清楚一些当事人并没有接受非法服务的情况下却没有停止录像,这侵犯了被拍摄者的权利。

尽管佛罗里达州副检察长德索萨表示,警方没有被要求在申请搜查令时具体说明如何将监视降至最低程度;但这样的说法显然没能让主审法官格罗斯满意,他认为德索萨的说辞忽视了20世纪60年代以来扩大第四修正案保护范围的多项决定,其中包括一些限制警方使用电子监控的行为。

听证会控辩内容包括摄像头是否有必要安装,警方是否侵犯了未接受非法服务顾客的隐私。克拉夫特及其他被告的律师称,警方未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对无辜顾客的隐私侵犯,其中还包括一部分女性顾客。“这些顾客接受合法按摩时会理所当然地脱掉衣服,然而警方的摄像头却记录下了一切。”克拉夫特的律师谢弗指出。

同时,多名律师指出,警方已经有足够争取起诉水疗中心,包括银行记录、网站广告、外部监控视频以及垃圾桶内翻到的餐巾纸等;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在室内安装摄像头。所以,他们认为在这起案件中,所有基于非法摄录的视频影像都不应该被采纳。

针对律师方指出的这一点,德索萨表示,警方和检方需要这些录像来判定那些犯有重罪的人的罪行。因为如果需要取证该水疗会所提供了非法有偿色情服务,唯一获得证据的途径就是用摄像头将支付过程拍下来。同时,德索萨指出,即使这些证据侵犯了顾客的隐私权,但这些视频证据不应该被抛弃,并且这些视频正是克拉夫特、其他男子和女技师都犯有罪行的证据,是应该被允许呈堂的。

抛掉视频获取的合理性不讲,视频内容确实铁证如山,克拉夫特确实在2019年1月19日和20日两次在涉事会所享受了有偿色情服务,并被清楚拍到为服务进行额外支付。这起案件当时涉及到一桩贩卖人口案件,但事后调查显示,两名为克拉夫特提供服务的女子都持有按摩执照。

“警方经过调查后已经知道这与人口贩卖无关了,之后再摄录视频显然不合法。”克拉夫特的律师谢弗指出。同样,谢弗认为警方在克拉夫特离开水疗会所后故意以违反交通规则为由将克拉夫特的车截停并确认身份的行为也不合法,申请该证据一并予以取消。

克拉夫特本有机会支付5000美元罚款,进行100小时社会服务,并参加有关课程便可停止争辩;如果他这样做,证据将被永久封存,案件也会从他的记录中删除,但前提是克拉夫特必须承认自己有罪。于是,克拉夫特选择了抗辩,并抓住警方安装视频的合法性这一痛点穷追猛打,如今,他这起案件似乎真的胜利在望。

然而,即使克拉夫特能够在法律上胜诉,他也会面临NFL的进一步处罚。NFL总裁古德尔或许会以违反《个人行为准则》为由,对克拉夫特处以罚款或者停赛的处罚决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