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被按下暂停键后 体育保险浮出水面

  像一艘巨轮擦过冰山。3月底,东京奥运会“延期而非取消”的决定让曾多次承保奥运会的德国慕尼黑再保险集团松了口气,据媒体报道,如果奥运会取消,该公司将向国际奥委会赔付5亿美元(约35亿元人民币)。

  随后,2020年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因新冠肺炎疫情取消获赔1.41亿美元也成为体育海面上的大事件——在2003年SARS病毒肆虐后,为规避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温网每年投入200万美元购买“全球大疫情取消险”。如今,这一举措让温网显得颇有前瞻性。可保险公司面临了新课题,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全英俱乐部首席执行官理查德·路易斯近日表示,疫情尚未结束的情况下,明年温网想再次通过购买保险来规避财务损失的风险,已经变得不再现实。

  震荡的余波让匿于水下的冰块浮出水面。以赛事取消险为代表的体育保险就是这块露出水面的浮冰,借着海面的震荡浮出,强力“闯”进国内大众的视野。

 

  是刚需,也是盲区

  购买相关保险早已是欧美成熟体育赛事应对商业风险所采取的措施,在一些成熟的赛事取消保险产品中,除恶劣天气、意外事故等选项,连赛事核心人员缺席等风险也会被考虑在内。这类保险属于行业定制保障,涉及责任条款较复杂,保费相对较高。

  可对仍处在体育产业发展初级阶段的国内赛事运营公司而言,“知之甚少”和“保费太高”成为横亘在他们与赛事取消险之间的门槛。

  “拉赞助、确定转播,办赛方投入较大,本来就赚不了什么钱,如果还要承担那么高额的保费,确实力不从心。”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陆新宇介绍,国内关于赛事取消险的定制依据参考于“活动取消保险”,不囿于体育赛事,“只要涉及转播权、跨地区等条件的活动,都是有兴趣来投的,但就上海而言,目前真正花钱来投的,10个手指头就数得过来。”

  “即便因疫情经历了动荡,也不会马上激发赛事运营方对赛事取消险的需求。”在中体保险经纪公司行政总监罗阳看来,疫情过后,更多体育产业从业者会聚焦生存问题——“怎么活回来”,而“先花钱后才能看见价值”的保险很难在选择之列,更别提一般不在预算内的赛事取消险了。背后的原因,除了现实困难,也与大众对于“体育保险”甚至“保险”的认知不足有关。

  据罗阳介绍,目前,国内马拉松、登山户外运动及冬季运动、群众健身项目这类参与人群广、市场开发好的体育项目受保险公司关注较多。以近年在国内取得爆发式增长的马拉松项目为例,记者粗略统计,部分人寿保险公司和财产险公司均推出了针对马拉松的保险产品,投保方式多为保险公司赞助或团体统一购买,而在马拉松赛的赞助商名单中,保险公司也是常客。

  早期,一些赛事公司在遭遇跑者猝死和意外伤害事件后,对自身赔偿能力陷入迷茫,“不知道该准备多少钱,准备多少人份,遇集体性赔付怎么办?很快,保险成为赛道刚需。”资深跑者孙伟是医路奔跑跑团成员,也是一名外资人寿保险公司从业者,他经历过保险在赛道上从“可有可无”变成“强制要求”的过程,也见证了保险公司与赛事磨合后,完善产品、调整免责条款的过程。“更初关于马拉松的保障内容就是意外伤害和意外医疗责任,但随着比赛兴盛的头几年,赛道上出现猝死等意外情况,保险公司就新增了突发急性病身故和急性病医疗两项。”孙伟表示,“但还缺乏统一的标准和口径,发展还在初级阶段。”

  当赛道刚需遇上赛事影响力对保险公司的吸引,赞助就成为二者合作更常见的方式。只是,蜜月过后迎来的终是柴米油盐的日子,保险公司期待的不仅是提升品牌知名度,更期待借此提升机构和个人对保险的认可及购买力度,可赞助渐渐成为惯性,让不少运动项目管理单位、赛事运营公司形成依赖,难以对体育保险产品的发展和创新起到积极作用。保险公司的体验也欠佳,某保险公司负责人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能感觉到机构和个人有保险需求,但给的条件都不是很好。”该负责人表示,“上来就谈赞助,想省钱”的状况也存在于包括篮球、足球等其他体育项目的合作中,体育伙伴对保险的认知和保险公司所期待的回报之间存在落差,“赞助的本意肯定是支持运动发展,但今年送给你,也希望未来你会主动来买,不可能一直送下去”。

  改变注定漫长。孙伟表示,目前,意识到保险刚需的更多是办赛者而非跑者,包括医生跑者在内,周围很多跑者对保险仍持中立或“不需要”的态度;对保险有积极认可的跑友,大多有家庭和孩子,“为人父母后对保险接受意愿更高,即便如此,也不乏很多家庭只给孩子买保险、自己没有投保”。

  罗阳在体育保险产品的创新过程中发现,大部分运动爱好者或跑者只有在参赛时根据组委会要求才会购买保险。日常训练时的保险保障几乎无人问津,即便这类保险既能保障日常训练,也可以作为参赛所需保单提交,但还是缺乏吸引力。调查中,一个不购买的理由十分普遍“我自己跑步能有什么风险”?

  呼唤专业性,期待强举措

  对体育风险管理与体育保险专业性的忽视正是罗阳对体育保险发展现状的担忧。“2008年奥运会后,不少保险公司开始关注体育行业,通过赞助等形式进行接触。如今,缺乏体育保险产品的‘坎’已经过去了,新的‘坎’是大众对体育保险缺乏认知,尤其体育从业者对于体育风险管理工作不够重视。这样的心态下,谁在意体育保险的专业性?”

  据罗阳介绍,体育保险产品的研发基于需求与运动风险数据积累,专业数据积累时间越长,越有利于保险产品的开发,也更容易促使保险公司了解体育风险,从而真正踏入。目前,跆拳道、游泳、自行车、综合体育场馆、老年人体育运动、冬季运动项目等综合体育专项保险产品的积累和提升较为持续。

  以跆拳道为例,作为国内第一家专门从事体育保险的经纪公司,中体保险经纪公司与国家体育总局拳跆中心、人保财险在2005年一起研发推出首支跆拳道专项保险产品,“当时国内还没有体育专项保险。”罗阳介绍,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产品从专业运动员的意外险扩展到道馆的责任险,如今已细化到教练的意外伤害险和职业责任险,等等,“这些都是基于该项目15年来理赔、承保数据及市场深度接触下不断开发的。”

  遗憾的是,体育保险领域能迎来产品细化和创新的项目仍有限。机构和个人对保险的认知盲区让需求长期潜伏,无法给保险公司的险种开发带来刺激,有时,甚至有反作用。